>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第二十一回 圣火右使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6 19:33作者:admin

第二十一回 圣火右使沧狼行最新章节

张烈嘿嘿一笑:“虽然你的天狼刀法号称刀中至强,但你现在没有带上兵刃,以爪为刀,终归威力大减,再说我苍穹神雕张烈也不是那四匹狼,能给你这么容易就打发了。 ”天狼点了点头:“能坐上英雄门的光明右使位置,当然不是凡者。 听说你的天鹰神爪已经练到第八重了,一旦破九重,则大周全部打通,升入武者梦寐以求的武尊境界了。 ”张烈的脸色一变,天狼这话看似夸他,实际上是说他这辈子的修为有限,不是自己对手。 十五年前张烈就达到了天鹰神爪的第八重,但是多年来一直无法再突破一层,而眼前的这名天狼,却是号称已经将同样号称刀中至尊的天狼刀法练到最后一招的超强武者,如果传言属实,只怕武功还在自己之上。 前天英雄门尊主赫连霸因故外出,而左使黄伦伟也一早出外巡视,自己独自一人值守,这才不惜假扮送饭的奴隶来引天狼上钩,为了摸清来人的底细,更是不惜牺牲逐风苍狼来套出来人的武功深浅。

张烈的心中暗想,力敌恐怕不是上策,还是拖延时间,智取的好。 再不济也要想办法先从此牢脱身,到了外面召唤大批帮内高手一起围攻天狼,他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未必能挡数百名高手的联手围攻,更是不可能带着展慕白脱困而去了。 想到这里,张烈心神稍安,哈哈一笑,脸上的皱纹都在跳动:“天狼,就算你武功比我高一点点,只怕也困不住我,再说了,就算你力战之下能打败我,你又怎么可能带着现在只是一个废人的展慕白离开?”天狼的眼中光芒闪动:“我可以制住你,拿你当人质!”张烈摇了摇头:“英雄门上下,除了尊主外,没有人可以跟敌人做交易。 不过如果你肯和我们做朋友,甚至加入我们英雄门,倒是可以另说。

”天狼嘿嘿一笑:“动手之前,我有些问题想问你,你要是有问题也可以问我,现在时间拖得久对你没坏处,只是到了无话可说的时候,我就要出手了。 ”张烈的脸一沉:“也好,我也有不少问题想问你,你是怎么看出我身份的?”天狼冷冷地道:“你们的破绽太多了,张烈,从哈不里在门口通风报信开始,我就全看出来了。

”张烈的心中暗暗一惊,脸上却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哦,有何破绽?”天狼收起了浑身的真气,血红的瞳仁也恢复正常,他在这牢洞里负手踱起步来:“第一,门口的守卫只问了哈不里一个人口令,却没问我的,这就说明哈不里跟他对的是紧急暗号,说我是奸细。 ”“我在你们英雄门前观察好几天了,不管几个人进出,每个人都要问答口令的,你们每天都会同时定三个口令,以防奸细混入,即使是胁迫了你们的人,也有紧急口令来示警。 ”张烈点了点头:“所以你就将计就计,一个人进来?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我们当场围攻你吗?”天狼笑了笑:“第二,你们英雄门一向自信得过了头,曾经想混入你们这里的中原正邪各派的弟子也不少,如果混进来一个就要全派围攻,那也太小题大作了!你们一般是带到那奸细想要去的地方,派上几个高手暗中擒拿就是。

如果不是我来这地牢,恐怕你张右使还不会亲自走这一趟。

”张烈叹了口气:“本来有逐风苍狼在,按理说能对付绝大多数弟子了,但是今天黄左使曾说过,最近在门口总觉得有不对劲,象是个前所未有的强劲对头一直想混进来,让我不可大意。 加上这地牢里关着展慕白,不由得我不小心。 ”天狼继续说道:“这第三嘛,就是一路之上都不对劲,练武场居然空无一人,而且两个最低阶的弟子,居然就这么在重要的地牢前站岗放哨了,整个地牢里除了逐风苍狼这四个一流高手,更是全无守卫,张右使,如果换了是你,你会觉得正常吗?”张烈的眼中闪过一丝敬佩:“天狼,你的脑子真的很好使,如果见到了尊主,他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不过这些都只是你看出哈不里身上的破绽,你又是怎么看出我的身份呢?”天狼的语气仍然冷若冰霜:“你见过一个怕送饭的杂役怕成这样的弟子吗?张烈,你的外表可以伪装,内息可以隐藏,甚至可以装得不会武功,但那种在属下面前居高临下的气场是没法一下子掩盖的。

”“就算你自己可以掩盖,就算我可以不注意你那双鹰爪,哈不里也隐瞒不了刚看到你时的那种惊讶和敬畏,因为他不仅是你的属下弟子,在你张烈军中为将时,应该也是你的部下吧。

”张烈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幽幽地说道:“当年真不该让这个笨蛋进英雄门,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天狼的嘴角边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但他对你很忠诚,我给他灌了毒药,可是这人还是对你忠心耿耿,张烈,如果我是你的话,会好好对他。

”张烈厌恶地摆了摆手:“军有军法,门有门规,他把事情弄得一团糟,自然要付出代价,我也保不了他。 天狼,你为什么要为了个展慕白跟我们做对?你明明也有自己的势力,上次跟我们的交易也还算是愉快,这次何苦翻脸,孤身犯险?”天狼冷冷地道:“你知道我是专门帮人解决麻烦的人,上次你们给我钱,付了订金,所以我帮你们解决麻烦。 这次有人出钱让我帮她解决麻烦,所以我来这里。 就这么简单!昨天的雇主今天可能成为我天狼的行动对象,这才是我天狼。

”张烈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展慕白的事情,我作不了主,但今天这事既然让我看到了,也不可能放你带人走,现在我有个避免流血的提议,你想听吗?”天狼的眼中寒芒一闪:“不想听。 我只想问,你是怎么看出我是天狼的?”。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