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1514,短、平、快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2019-07-06 13:24作者:admin

1514,短、平、快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罗琳走进公寓,来到王勃的办工桌前,将写着张雨和李静萌联系方式的纸条递给王勃。

“学长,这是你要的东西。 ”“这么快就要到了?法商学院的老师没为难你吧?”王勃接过纸条,瞟了一眼,放在一边。 “没有。

”罗琳摇头,“老师都挺好的。 ”“行。

你去忙你的吧。

”“哦!”罗琳“哦”了一声,缓缓的转身,心头有一股冲动,就是问问王勃,要张雨和李静萌的联系方式有啥用,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 罗琳离开后,王勃立刻拿起手机,开始按照纸条上留下的两个电话号码拨号,可惜,两个号码都没拨通,显示是空号。 “难道是换号了?”王勃皱起眉头,联想到郑燕她们毕业都两年多了,换电话号码也正常。

电话打不通,那就只有去两人的小区守株待兔了,电话容易换,家可不容易换。

只是这样一来,就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两人的地址只留了小区的名字,并没具体到门牌号。 吃了晚饭,罗琳,张馨月,陈香,伍雪几个女孩都散去之后,王勃先打电话给苏梦瑶,说晚上有点事,等空下来之后再给她打电话,之后便开车出门,按照纸条上面的地址驶去。 他先去的是张雨的家。 张雨的家在新桥,靠近新桥医院,同属沙区,半个小时后,王勃便将自己的x5停在了张雨家所在的家属区门口的马路边,挡风玻璃正对大门,只要张雨出入小区,他便可以将其认出来。 郑燕还是他秘书的时候,他曾请郑燕的两位好友吃过饭,认得张雨和李静萌,可惜当时没有留下电话。

王勃在小区门口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并没等到张雨。 他也不失望,他今天过来就是碰运气的,顺便认认大门。 现在已经是晚上的七点,今天还是星期天,没什么理由,张雨不至于晚上还朝外跑。 最好的等人时间当然是上午上班或者下班的这两个时间点。 王勃发动汽车,开始往回走,路上,他给苏梦瑶打电话,约好见面的地方。

现在的他,只要有空,都会抽时间陪一陪身边的几个女朋友,今天正好轮到苏梦瑶。

在学校附近的马路上接到苏梦瑶,王勃将把车朝歌乐山上开。

他今天并不想跟对方去开房,只想“短平快”的找个地方尽自己作为男友的义务,然后回公寓睡觉,养精蓄锐,第二天一早趁张雨上班之前到张雨家所在的小区门口去堵张雨。 坐在副驾驶的苏梦瑶看王勃把车朝山上开,歪着头,睁着睫毛长长的大眼睛,笑着问:“子安,今天咱们去山上么?”“嗯!好久没上山了,你难道不想居高临下的看看山脚下的夜景?”王勃点了点头,偏头一瞧坐在副驾驶的苏梦瑶,发现女孩儿今天穿了一件蓝白相间,有些宽大的卫衣,下面是牛仔裤,一头光滑,漆黑的长发披在肩后,光洁的额头上别了一枚红色的发卡,整个人,显得既青春又俏皮。

女孩儿也不说话,只是眉眼弯弯,巧笑倩兮的歪着脑袋凝视着他的脸,探出灵巧的,红红的小舌,轻轻的舌忝了舌忝自己的觜唇。 女孩的这副表情,王勃只瞧了一眼,便感觉浑身上下,一阵躁热。

身边的一帮子女人中,要说最能油惑他,让他在短时间内“激动不已”的,苏梦瑶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十来分钟后,宝马沿着陡峭的盘山公路驶上了歌乐山山顶的一处废弃的平坝。

这平坝,约莫有两三个篮球场大小,是附近景区附属的停车场,供旅游团或者自驾游的游客们停车。 不过那是在白天,在这阒无人声,鬼影子都看不到半个的晚上,游客们早就下山了,空空荡荡的。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这片风景独好,可以居高临下眺望山下繁华夜景的平坝才能成为王勃和他那些女人们的寻欢作乐之地。

这地儿,是他大一的时候开车到歌乐山上来吃辣子鸡时偶尔发现的,从那之后,便会时不时的领着自己的女人到山上来“欣赏夜景”。

熄了火,解下安全带,王勃开门下车。 副驾驶的苏梦瑶也从车上跳了下来。 她以为王勃会拉着她直接钻进后排座,“直奔主题”,因为她确信,刚才自己故意做出的娇媚样已经让男孩“情不自禁”了。

不想,下了车的王勃却朝平坝的边缘走去。 苏梦瑶犹豫了下,很快也跟了上去,将自己的手臂穿进了王勃的胳膊里。

来到由水泥桩阻隔的山崖边,两人凭栏远眺,山下是他们的母校c外,旁边是西南政法大学,再远一点,就是灯火辉煌的沙区市中心了。

“还没看够呀?”见男孩不说话,一直凝神看着山下的风景,苏梦瑶笑着提醒。

她对看什么夜景没什么兴趣,作为土生土长的双庆人,什么山呀,江呀,早看腻了。 她倒是对平原城市充满了向往。

王勃笑了笑,没说话,只是伸出手,让女孩站在自己的前面,他从后面将女孩抱住。 山巅的夜风有点大,呼呼的刮着,王勃看苏梦瑶的样子,也没穿多少,万一让对方着凉就罪过了,还是抱在怀里为其“遮风挡雨”的好。 过了一会儿,王勃突然说:“梦瑶,明年我们就毕业了,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我老汉儿想我去考公务员,我妈想我去报社。 但公务员和记者都不是我想干的。

至于到底想干什么,现在我也不知道。

唉,要是人都能够凭借自己的兴趣爱好养活自己就好了。

”苏梦瑶叹息一声。 苏梦瑶的父亲是江北区法院当官的,她母亲在双庆晨报,也是领导,父母对她做出这种安排,也算人之常情。

但是父母眼中的为子女好,为子女考虑,当子女的,并不一定喜欢,也不一定符合自己的兴趣爱好。

王勃知道苏梦瑶的兴趣就是跳舞,这几年一直在校健美操队,但是跳健美操当不了事业,也不可能跳一辈子。 今年大三一完,估计就得退居二线,给新人让位了。

苏梦瑶的性格也是那种喜欢自由,受不得管束的类型,若要她老老实实的朝九晚五,当上班族,她也不会习惯。

这时,王勃突然想到上辈子他老婆的表妹,一开始在一个演艺公司跳舞,就是商店开业啦,某某有钱人做大寿啦,结婚啦,之类的喜庆场合,一帮女孩蹦蹦跳跳,凑个热闹。

每场舞蹈根据主人家的要求和经济实力以及需要的舞蹈人数报价一到两千,数千,甚至上万,跳两三个舞。

每个跳舞的女孩,每场能够赚一两百块钱。

生意好的时候,一天接两三场,所以,大多女孩的收入,一个月都有六七钱,八,九千,好的时候甚至上万。

他老婆的表妹只跳了一年,就出来单飞自己干了,拉了一帮无所事事,找不到工作,又略有两分姿色的女孩儿当班底,从淘宝上买几十套廉价服装当舞蹈服,租一套房子当练功房和女孩们睡觉吃饭的休息间,训练一两个月,便开始开张接活了。 最开始,日子还是蛮苦的,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风里来雨里去。 两年后,面包车变成了商务车,还多了一辆老板开的越野车,原来租的普通的住家户用来当练功房和休息间的房子,则变成了市中心两百个平方的大房子,不是租的,而是自己出钱买的。

第三年,队伍从最初的六七个小妹,变成了四五十个,商务车增加到四辆,业务开始辐射到临近的云省,贵省和川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都在跑,连跟王勃他们一起吃团年饭她老婆的表妹都是电话不停,忙着安排初一初二初三的演出生意。 王勃作为一个穷吊丝,亲眼见证了他老婆的表妹在短短两三年内如何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聪明,发家致富,成为了双庆演艺行业小有名气的女老板。

可惜他是男的,模仿不来,不然,作为亲眼目睹了他老婆表妹发家之路的他,倒是可以卧薪藏胆,重走一遍。 万分感谢“好大的嘴巴”老弟10000起点币的重赏!多谢多谢!感谢“永夜狗”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魔法门og”1位兄弟姐妹的倾情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

上一篇:巴列提致卡萨洛瓦情书

下一篇:没有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