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韩少请离婚小说 韩溯宋灿全文阅读地址 传统节日简单由来

2019-07-11 12:00作者:admin

韩少请离婚小说 韩溯宋灿全文阅读地址 传统节日简单由来

《韩少请离婚》免费试读宋灿闻声一下挺直了背脊,有些不敢相信,什么!你说什么!她将手机牢牢的贴住耳朵,不太能够相信这是真的。 就她那个车子。

就算是个新手也很容易上手,更何况她知道苏梓开车的技术很好。

她自己本来有一辆奥迪TT的,不过她在出去旅行之前转手卖了,当初宋灿也坐过她的车,很稳定。

再说,苏梓是个很惜命的人。

怎么都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对方过了好一会,才又回答她,我在她手机里就看到两个号码,另一个叫景珩的我也通知了,她伤的挺重的,我们现在送她去医院急救,我们是市人民医院。

你来的时候,跟护士说一下你的名字就行了,其他事情等你到了医院之后,可以问警察,不是小事故。 随后,还不等宋灿开口,那头就把电话给掐断了。 喂!宋灿看了一眼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心里一滞。

这时,车子已经缓缓的驶到酒店门口停住,门童过来开了门。

宋灿扭头,往车子外头看了一眼,酒店门口站着礼仪,那些个衣着鲜丽,看起来非富则贵的人,都陆陆续续进去了,看起来好不热闹。 可宋灿心里却是凉的。

凉透了,一点表演的欲望都没有。 她有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总觉得这次的车祸并不是个巧合,也许,苏梓不开她的车,她就不会出事。 她的双手紧紧交握着,放在膝盖上。 右手指甲死死的掐着左手虎口的位置。 宋灿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听到身边的谁谁谁出事了,谁谁谁死了。 这种事情总是来的突然,没有任何预兆,让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就好像三年前,父亲只是出去吃饭,回来的却只有他的助手和一个惊人的消息,父亲因为毒品被抓了,再然后他们全家都还没从这件事的震惊中完全回神,几天之后,警局又来了人,说,父亲畏罪自杀了。 所有事,像是被人下了咒,一件一件,接二连三的发生。

宋灿闭上了眼睛,依旧坐在车上没有下去。

程昱坐在驾驶室里,透过后视镜扫了她一眼,咳嗽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做了提醒。

可宋灿照旧没动,直到韩溯走到车门边上,弯身,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低声提醒:下车。 他的手有些用力,像是在警告她。 宋灿侧头看了他一眼,便低垂了眼帘,松开了紧握着的手,转而握住了他的手。

提了裙子,就下了车,灯光下,宋灿的脸色显得有些白,幸好她今天穿了红色,映在脸上,加上她的笑容很得体,除了韩溯,没人能看出她的异样。

他们进了酒店大门,就有礼仪迎上来,要领他们去宴厅,韩溯直接给拒了。 宴厅在三楼,韩溯选择了走楼梯上去,宋灿没有任何异议,只跟在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 走楼梯的人并不多,多的是上上下下忙碌的工作人员和酒店的员工。 什么事?韩溯不动声色的问,步子尽量配合着她。 宋灿抿了抿唇,没有抬眸,只低头看着脚下的台阶,说:刚刚,苏梓出车祸被送去医院了,她开的是我的车。 韩溯闻声,眉心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不等他开口说话,宋灿特别冷静的声音,就在他耳侧响起,你放心,我有分寸,那边景珩应该会过去,我不担心。 他停了步子,扭头看她。

宋灿也跟着停下了脚步,慢慢抬头,迎上他的目光。

韩溯轻扯了一下唇,点头,说:那就好。

进了宴厅,就有人将他们引到了指定的座位上,韩溯是韩海铭的二子,却意外被排在了与主席位隔了一桌的席位上,照道理应该是将他安排在相邻的席位上,最关键的是,连韩子衿的位置都比韩溯来的高。

这样的排位显得有些巧妙,家族内部的排位,并没有经宋灿的手,有可能是刻意避开宋灿的。 做了韩家人三年,宋灿自然知道韩海铭同韩溯之间一些微妙的关系,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次老爷子会做的这么明显。

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明显是在提醒所有人,韩溯是他不看好的儿子。 韩溯倒是没说什么,只不动声色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面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往周围扫了一圈,坐了片刻,就侧过身子,伸手搭了一下她的肩膀,说:我去一下卫生间。

语落,他就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大步的出去了。

宋灿只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就忍不住从手拿包里取出了手机,给景珩发了个短信,询问他关于苏梓的情况。

她低着头,十分专注的盯着手机屏幕,等着景珩的回应。 却没有注意到,有个女人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偷偷的扫了她的手机一眼。 你就是韩溯的太太?宋灿闻声,迅速的转过了手机,抬头,脸上的表情恢复如初,转头便看到了一张灿烂的笑脸,这一张脸怎么看都觉得眼熟,宋灿想了一会,这才想起来是在哪儿见过,国际机场。 她稍稍侧身,抿唇笑了笑,说:我是,韩溯去卫生间了。 我看到他出去了。 她笑笑,目光落在宋灿的脸上,毫不避讳,就这样细细的打量着她。

宋灿不太喜欢这种目光,垂眸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你跟韩溯是……我是申滕集团沈耀的小女儿,沈婉宁。 因为这几年一直在国外,你可能不认识我,我们跟韩家一直以来是世交,关系很好。 今年开始,爸爸会将工作重心重新转移回国内,我想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应该会变多。

她笑的十分灿烂,遂又撅了嘴,说:韩溯突然结婚,都没有通知我们,过来看我们的时候,也绝口不提自己的老婆,我们怎么问他都不说。

说真的,我当时还以为他是不是娶了个四不像,竟然这么不乐意提自己的老婆。

今天终于见到你本人了,跟我想象中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她说着,忽然凑到宋灿的耳边,小声道:偷偷告诉你,你长得特别符合韩溯喜欢的类型。

沈婉宁的热情,让宋灿有点不太适应,而且她觉得这话多半是在调侃她,说的反话。

宋灿低头笑了笑,说:看样子你们关系很好,我跟他结婚三年,都还不怎么摸得清楚他的性子,就更别说是喜欢的类型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