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第三百一十三回 祸不单行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6 19:33作者:admin

第三百一十三回 祸不单行沧狼行最新章节

今天的屈彩凤,和平时大不一样,虽然怒气满满,但完全没有平时的凶强悍气,倒是更象个为情所伤的小女人,满脸都是泪痕,左肩头一片盈红,似是被刺了一剑,染得这身粉红色的装束左半边倒成了深红。 李沧行看着屈彩凤,说不出话来,他心里在大吼着:“站起来,杀了她,杀了她!”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连眼珠子都要瞪得跳出眶了,可是身体却不争气地动也不能动一下。 屈彩凤一手扶着左肩,长长的秀眉倒竖,杏眼圆睁,对着李沧行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李沧行一句话不说,开始在体内试图运起气来,自己失去小师妹,归根结底就是这个贼婆娘害的,能在死前抱着她一起上路,这辈子的遗憾也能减少一大半。

屈彩凤能明显地感觉到李沧行的敌意,她在江湖也纵横多年了,李沧行一运气就能感觉出来,她现在不知道眼前这个浑身冒血的赤身男人是谁,但此人不惜迸裂周身的伤口,也要强行运气,显然是自己的死敌。

屈彩凤二话不说,上前两步,骈指一戳,正好点中了李沧行的气海穴,然后运指如风,连连点中了李沧行胸前的十余处要穴,这回李沧行想运气都不可能了,眼神一下子黯淡无光,只能等死了。 屈彩凤抽出刀,指着李沧行的脖子,厉声道:“快说,你是什么人,这样躺在这里是怎么回事,地上尸体又是谁,你若是说了。

我会救你一命,要是说谎或者是不说话,老娘宰了你。

”李沧行闭上双眼。

恨恨地说道:“贼婆娘,要杀就杀。 何必多话!”刚才李沧行没有掩饰自己的嗓音,屈彩凤听到后浑身一颤,脸色大变,伸出手向着李沧行的脸上一抓,那块人&6%皮&6%面&6%具应手而落,李沧行那张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的英俊脸庞一下子映入了屈彩凤的眼帘。

屈彩凤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这一下确认之后。

仍然兴奋得两眼放光,她哈哈大笑,声音在这段山道上来回震荡,而泪水则在她眼中打着转。 笑了半天后。 屈彩凤低下了头,对着李沧行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天真是公平,先给我重重一击,再让我有亲手报仇的机会,李沧行。

老娘落得今天,全是拜你所赐,今天,老娘要你十倍奉还!”李沧行看都不看屈彩凤一眼,仍然双眼紧闭。

气若游丝地说道:“贼婆娘,只恨我今天被鼠辈暗算,落到你手里,老子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屈彩凤几乎要把银牙咬碎,恶狠狠地说道:“在你做鬼之前,老娘一定要你尝遍人世间所有的痛苦,让你知道做鬼都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她提起李沧行,李沧行百多斤重的汉子在她手中几乎没有任何重量,轻轻松松地扛到了肩头,抬脚就要向思过崖奔去,屈彩凤莲步刚动,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却是李沧行的那把斩龙刀。 屈彩凤一眼就被那万年寒玉所制的龙首刀柄和那个千年蛟皮所制的刀鞘所吸引,俯身捡起了这把斩龙刀,手一触到刀柄,马上就感觉到彻骨的严寒,连忙松手,幸亏此刀大大地缩小,只有一尺左右,不然屈彩凤十有*也会象当日的柳生雄霸那样,给直接冻成冰棍了。 屈彩凤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肩上浑身是伤的李沧行,心道这家伙是不是也被这把邪门的刀暗算了,才会给人砍成这样,她这会儿已经认出了那个给李沧行一脚生生踩进地里的林子休,再一看四把刀,四个黄衣人,立马就知道这是在中原小有名气的金刀四杰,以他们的功夫,是根本不可能伤得了李沧行的,十有*是这把古怪的刀作祟。

屈彩凤撕下林子休的一截衣角,把斩龙刀的刀柄包了,放入怀中,落在另一边的包裹她也翻了一下,却发现是个黑乎乎臭哄哄的面团儿,还长着绿毛,一阵恶心,一脚踢到了路边,再次把李沧行扛上肩头,向着后山飞奔而去。

李沧行给点了哑穴,连哼都哼不出来一声,刚才屈彩凤拿到斩龙刀时,他心里一直在念咒语,想要把刀变大,冻死这个贼婆娘,可惜无论他怎么努力,喉头“荷荷”直响,都说不出半句话。

屈彩凤扛着李沧行奔出了十几里,没有直上思过崖,而是走了另一边,进了当初李沧行和徐林宗找到小狼的那个黑树林,这里原来有个猎人小屋,住了个姓张的猎户,后来被那只小狼长大后咬死了,这么多年也就成了无人区。 屈彩凤看来对这地势也挺熟悉,奔进林中后,从怀中掏出一段蛟皮索,把李沧行紧紧地绑在了树上,一切停当后,才冷笑着解开了他的哑穴。 李沧行已无生念,一路紧紧地闭着嘴,一言不发,屈彩凤在扛她上路前先帮他点了穴道止血,这一路下来,竟然伤口也渐渐地干涸了,有些地方还开始结了一层细痂。 屈彩凤一看到李沧行身上的伤痕,似是有些惊讶,恨恨地说道:“你这狗贼还真是皮糙肉厚,这么快就结上痂了,不过没关系,一会儿我会让它们再次绽开的。

”她狞笑着从腰上抽出了一条带刺的软鞭,绝美如花的容颜这时候却变得凶残而可怖。 “叭”地一声,李沧行的胸口多了一条长达尺余的鞭痕,鞭上带了皮刺,真真打得是皮开肉绽,连刚才已经凝结住的伤口都再次淌起血来。

屈彩凤状若疯癫,一鞭鞭地抽下去,李沧行很快身体正面就给抽得血肉横飞,鲜红的肌肉和黄白相间的脂肪组织顺着伤痕不断地向下流淌,可这会儿,*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李沧行心中的痛苦,他紧紧地闭上眼,一鞭鞭地抽在自己身上,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似的。 屈彩凤连抽了几十下,打得浑身上下香汗淋漓,李沧行一声不吭,不仅没有象她希望的那样惨叫求饶,甚至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这让她远远没有期望中的那种报仇的兴奋与刺激,她气得一扔鞭子,吼道:“李沧行,你这皮有城墙厚是不是,打你不疼对吧。

”李沧行冷冷地说道:“贼婆娘,你打也打够了,有本事就一刀杀了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屈彩凤一看到李沧行这个样子,心里倒是猜到了大半,突然笑得花枝乱颤起来:“李沧行,弄了半天原来你是哀莫大于心死啊,嘻嘻,我怎么没想到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嫁给自己最好的兄弟当老婆,这种感觉真奇妙啊。 怪不得你整个人都象没魂了似的,还能给那四个小毛贼伤了。

”李沧行一下子被屈彩凤点燃了情绪,激动起来,吼道:“你闭嘴,屈彩凤,都是给你害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这贼婆娘,紫光师伯与你何怨何仇,你要下此毒手!现在害得我和小师妹永远不能在一起了,你自己也没指望和徐林宗好上了,你这回满意了?高兴了?”屈彩凤也变得暴跳如雷,高耸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声嘶力竭地吼道:“不许在老娘面前提姓徐的,你再敢提这三个字,老娘割了你的舌头!”李沧行哈哈大笑,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反击屈彩凤的好办法,嘴里连珠炮似地不停地叫道:“徐林宗,徐林宗,徐林宗,徐林宗!”。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