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第二百五十五回 严嵩的发迹史〔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6 19:33作者:admin

第二百五十五回 严嵩的发迹史〔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越说越气,一拳砸在桌上,“嘭”地一声,震得桌上杯中的茶水四溅。

钱广来摇了摇头,长叹一声:“你在也没用,我在动身之前就知道这个事情了,当时便料到会是这结果。

”“哦,这话如何说起?”李沧行奇道。 钱广来缓缓道来:“上次魔教冷天雄他们与华山双煞相遇后,虽然表面上撤退,但一直暗地里仍停留在洞庭一带。

只是知道我帮精英云集,不想横生枝节,现在就与我们丐帮起冲突,才一直没有行动,只派了宇文邪陪着屈彩凤出来占地盘。 ”李沧行听到这里马上出声问道:“这事我一直奇怪,巫山派现在跟峨眉的争斗正激烈,在蜀中的攻防还没分出胜负,上次又被我一战消灭了不少精英,怎么会有实力去来洞庭这里发展势力?”钱广来摇了摇头:“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巫山派和魔教的结盟看来是大势所趋,不可扭转了。 非但如此,巫山派好象还和锦衣卫扯上了关系,陆炳的徒弟岳十三好象就正在负责和他们之间的合作,现在巫山派的防守主要是锦衣卫的人负责,上个月听说林瑶仙进攻了一次,结果没有成功。

”“什么,还有这事?峨眉的损失大吗?”李沧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呵呵,老弟,你还是放心不下那些美女吗?”钱广来脸上的两堆肉把眼睛挤成了一道细缝。 “钱兄别乱说,我虽不是峨眉的弟子了,但毕竟同门大半年还是有感情的,现在我只关心他们的安危。 ”李沧行站起了身,正色道。 “哎,开个玩笑别这么认真呀。 坐坐坐。 ”钱广来笑着拍着李沧行的肩膀让他坐下:“峨眉方面没啥损失,倒是唐门的人冲得太凶,伤亡惨重。 经此一败,峨眉上次在你帮忙下占的便宜又算还了回去。 两家又扯平了。

所以这次屈彩凤才敢跟魔教一起来洞庭开分舵,老家反正让锦衣卫守着呢,她放心。 ”李沧行难以置信地叹了口气:“这贼婆娘真是疯了,她师父明明是锦衣卫杀的,还跟他们合作。 ”钱广来的两道眼缝中精光一闪:“屈彩凤的个性倔强得紧,陆炳那嘴能把死人说活,他们的合作应该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她一直以为是武当私下把徐林宗清理门户了。

上次又在你手上吃了大亏,再加上常年和峨眉厮杀,结仇已深,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回头。 ”李沧行突然想到了当时与金不换的对话,追问道:“对了,锦衣卫不是和东厂势如水火吗?而东厂又听说是魔教的同盟。 为何巫山派能同时和两家合作?”钱广来沉吟了一下,开口道:“魔教跟东厂也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锦衣卫和东厂同为朝廷的部门,也不可能公开撕破脸皮。

而且老弟可能有所不知,所谓东厂和锦衣卫的仇,完全就是金不换和陆炳的私人恩怨,他们是不敢公开把矛盾上升到皇帝面前的。

”“私仇?”李沧行把这两个字反复地念叨了两遍。

钱广来哈哈一笑:“正是。 想当年陆炳还只是锦衣卫千户时,金不换是独行陕甘一带的大盗,无恶不作。

有一次,金不换抢劫了朝廷发往西北边关的一批军饷,又杀了追查此案的陕甘总捕头,惹得龙颜震怒,皇帝直接下令锦衣卫限期破案。 ”“陆炳亲自出马,追踪了半年终于擒得金不换。 但他老婆红花鬼女却跑了,本来这金不换按律当斩,但当时的内阁次辅严嵩却力保金不换夫妇,说是人才难得,可为国出力。

”“那两年严嵩正因为大议礼事件中得了圣宠,皇帝高兴之余便准了他的奏,改死刑为宫刑。

从此金不换就加入了东厂,依着与严嵩的关系,十余年来一步步爬上了东厂厂公的位置。 ”李沧行一下子恍然大悟,以前他人在江湖。 哪知道这种朝中的争斗:“原来如此,难怪这金不换这么恨陆炳。

”钱广来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可这陆炳也是跟皇帝从小一起长大,一向被倚为左右手,多年来一直帮皇帝掌控朝臣插手江湖。 金不换虽恨极陆炳,但也不敢公然为敌,只能在暗中扯他后腿。

比如上次金不换在岳阳想杀你,就是因为陆炳看重你,想招揽你。 ”李沧行想起自己差点在那次送命,恨上心头:“呸,为他们这点破事差点我把命都赔上了,真倒霉。

”钱广来拍了拍李沧行的肩头,继续说道:“金不换的老婆,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红花鬼母,早年叫红花鬼女,乃是陕甘一带武林异人公冶一阳的女儿,一手天蚕丝和满天花雨的红花针法纵横江湖数十年。 加上全身是毒,称得上当今一流的高手。

”“公冶一阳有三个徒弟,大师兄是你碰到过的鬼圣,老二是金不换,鬼母是师妹。 东厂和魔教的合作也是搭上了这根线。

”李沧行听到这里,微微一愣:“原来如此,那为何金不换那天眼见师兄有性命之虞仍不愿出手相助?”钱广来微微一笑:“他们师兄弟年轻时都追求过鬼母,只是因为鬼圣练僵尸功成天要接触尸体,变得半人半鬼,最后鬼母才选择了金不换,即使现在都是儿孙满堂的年龄,仍是关系不冷不热。 ”“再加上金不换现在成了太监,总怀疑鬼母会离开他,一直不愿她和鬼圣多来往。 依我看,那天他巴不得你杀了鬼圣,反正与魔教已经结盟了,鬼圣的存在与否不再重要。

”李沧行眉毛动了动:“同门师兄弟应该亲密无间,何至于此!”钱广来摇了摇头:“老弟,不是每个人都是你,也不是每个门派都是武当,即使不是为了争夺师妹,为了争掌门而残害同门的也不是没有,你呆的三清观不就是如此吗?”李沧行一下子又想到了云涯子与火华子,不禁默然。 钱广来一看到李沧行的样子,连忙转移了话题:“所以巫山派那次是借了魔教的帮助,这才占了洞庭,我相信在灭大江会的一战中,冷天雄东方亮这些人都会出现,不然绝不至如此顺利。 师父一直呆在洞庭附近,要是连他老人家也无力挽救大江会,那除非是冷天雄本人出手才有可能。

”“这么说魔教会留下高手帮巫山派守一段时间的洞庭分舵的。 甚至东厂也会帮忙防守,是这样吧。 ”李沧行沉默半天,还是开了口。 钱广来点了点头:“不错,所以师父回信说要处理一下那边的事,再度推迟行程,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

”李沧行恨恨地一拍自己大腿:“对了,大江会不是普通的江湖门派,而是行船跑帮的普通渔民,这等良民被屠杀,官府也不管吗?“钱广来长叹一声,神情也变得忧郁起来:“老弟,你太天真了!当今天下,豺狼当道,象严嵩那种奸臣高居朝堂,只想着如何拍皇帝的马屁,哪会管百姓的死活?”“别忘了魔教和东厂的关系,而严嵩是他们的后台,最多是指使地方的官员给那些死者一点抚恤,让他们不许声张,再抓几个倒霉的小贼,扣上这罪名杀了,算是对上对下有个交待。 这种事我常年走南行北见得多了。 ”“老贼不除,国难未已。

”李沧行咬牙切齿地一掌拍在桌上,又是一阵茶水四溅。 钱广来哈哈一笑:“老弟文采不错啊,张口就来,比一般的习武之人要强了不少。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