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无废城市建设吹响集结号

2019-06-09 11:10作者:admin

无废城市建设吹响集结号

  手机扫码,箱门打开,投入物品,称重后就能获得相应环保金,金属、塑料、纺织物、纸类、玻璃及有毒有害废品在这里都能找到相应的投放箱。 环保金满10元后,可以通过与手机APP绑定的银行卡提现。 记者近日体验了安装在小区门口的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投入的旧衣物和废塑料共获得元环保金。

截至2019年1月,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在全国落地突破9000组,覆盖33个城市、6250个小区,用户总量达到210万人。

  不仅是生活垃圾,我国在工业固废、危险废物以及废旧电池、报废汽车等新兴固废处置领域,都存在一些问题。 而正在开展的“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正是着眼于提高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水平,深化固体废物管理制度改革,探索建立长效机制。

随着这项工作的推进,必将给相关产业带来更大的发展机会。   无废城市试点带来的市场有多大?  万亿元市场空间待挖掘,2030年,我国固体废物分类资源化利用产值规模将达7万亿~8万亿元  清华大学教授李金惠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废城市”理念描绘了环境管理与资源能源利用实现理想化配置的美好愿景,其内在要求就是实现全方位的资源能源可持续管理,预防废物产生,降低废物管理中的环境风险。   “我国固体废物产生量大、利用不充分,非法转移、倾倒、处置事件仍呈高发态势,距离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有较大差距,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瓶颈与短板。

”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固体废物处理利用委员会在刚刚发布的《2018年固体废物处理利用行业发展评述和2019年发展展望》中,这样描述行业发展情况。

  循环经济专家曲睿晶告诉记者,“无废城市”建设涉及到大宗工业固废、农业废弃物、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危险废弃物等多个领域,给相关产业带来的最大机遇就是产业政策明晰,标准科学合理,协同度提高,精细化提升,资源化加强。

“10个试点城市确定后,才能估算出市场规模,但根据这几个领域的基数以及关联度和协同性看,万亿元市场空间是有的。

”  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曾撰文指出,建设“无废城市”的潜力和潜在效益巨大,据估计,到2030年,我国固体废物分类资源化利用产值规模将达7万亿~8万亿元,带动4000万~5000万个就业岗位,成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支柱和经济增长新动能。

  如火如荼的产业发展背后也有隐忧  多种固废全产业链协同利用少,多种工业固废协同利用的技术创新和成熟技术的快速大规模推广受限等  2018年,生态环境部抽调执法骨干力量完成了“清废行动2018”,对长江经济带11省(市)2796个固体废物堆存点进行现场摸排核实,共发现1308个问题。

  李金惠认为,随着国家对固体废物处理处置工作的重视,大量政策出台、环保督察等行动如火如荼进行,逐渐形成环保政策倒逼、综合利用政策引导、税收优惠政策扶持等局面。

  固体废物处理处置行业2018年也整体发展火热。 但是,问题也不容忽视。

比如,在大宗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方面,单种固废利用较多,多种固废全产业链协同利用少,再加上行业壁垒的束缚,使多种工业固废协同利用的技术创新和成熟技术的快速大规模推广受到限制。

再比如,我国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产业产能总体过剩,但存在地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企业规模小等问题,单位质量的危险废物在不同省市之间的处理价格差别巨大。

而在生活垃圾处置方面,城乡处理水平差距巨大,虽然卫生填埋的方式已经“力不从心”,但垃圾焚烧的“邻避效应”仍未破除。

  曲睿晶说:“在循环经济发展方面,目前存在的短板是部门之间、地区之间对资源化利用方式认知不同,行动不齐、标准不一,特别是根据其所属行业、所辖地区的站位,过度强调‘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中的一个方面,导致资源利用率低、资金投入浪费、设施不平衡不充分,使得我国生态环境没有得到根本好转。

”  杜祥琬曾在文章中表示,我国在固体废物资源化的制度落实和管理方面,令出多门和职责不清的现象比较突出,而且资源化利用过程中环境污染防治和环境风险控制技术等规范,综合利用产品的环境健康风险质量控制等标准严重缺失。

同时,由于现有税收和政府补贴等覆盖范围有限、技术创新不足等原因,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普遍存在处置成本高、盈利点不清晰、经济效益差的问题,影响了整体市场活力。

  积极探索产业发展新模式  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法律基础,增强投资强度,强化科技支撑能力  杜祥琬表示,要做好“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要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法律基础,还要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增强投资强度,强化科技支撑能力。

强化国家财政专项资金、政府性投资等直接投入对市场的带动作用,加大国家财政预算在固体废物资源化领域的投入,同时引导社会资本进入资源化利用产业市场。   近几年,我国固废产业始终保持高昂的发展势头,行业内企业积极探索,找到了不少好的模式,而“无废城市”建设也必将成为产业发展的助推剂。

  比如,贵州开磷集团实现了以磷石膏、黄磷炉渣等“三废”资源综合利用技术的产业化发展。

目前已形成了资源综合利用产品的研发、生产、检验、应用体系,完成了在民用建筑、工业厂房、办公和广场等公共场所、公路、矿山井下充填等领域的推广应用,均取得较好效果。 公司的产品生产与应用彻底改变了企业传统意义上的“资源—废物—排放”的线型物质流动过程,实现了“资源—产品—再生资源—产品”的循环物质流动模式。

  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虎哥回收”(浙江九仓环境有限公司)构建了一条从“居民家庭—服务站—物流车—总仓”的生活垃圾分类高速公路。 借助这条生活垃圾“高速公路”,实现了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置,回收垃圾资源化利用率达到95%以上。   曲睿晶认为,这些模式和做法的共性,是准确把握了循环经济的三原则(减量化、循环化、再利用)和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三化”(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 “企业若想抓住‘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机遇,就要根据行业和企业特点抓好节能环保、清洁生产,做好精细化管理,合理配置资源,发展循环经济。

”+1。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