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第二百五十回 茶馆里的新闻(三)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6 19:33作者:admin

第二百五十回 茶馆里的新闻(三)沧狼行最新章节

刘哥痛心地摇了摇头:“老弟有所不知啊,趁着我们说话的功夫,巫山派的人在每口箱子上都贴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巫山派赠大江会,谢帮主亲启,擅开者杀无赦。

有了这字条,谁还敢动这些箱子?”黑脸汉子倒吸一口冷气:“哎,照这么说,那谢老帮主不是只能把这些给收下了么?那这勾结盗匪,拦路抢劫的罪名不是坐实了嘛。 ”刘哥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所以老赵也劝他绝不能收,不过谢帮主说了,如果现在不收,放这里也会给别人拿走,以魔教中人的行事狠辣,势必言出必行出手杀人,与其丢在这里祸及他人,不如所有的事由他一人承担,把这些银子运回大江会总舵,再报官把这些银子上交。

”麻子插话道:“那这样一来,谢老帮主岂不是彻底得罪了巫山派与魔教?人家会给他好果子吃?大江帮又不是那种武林门派,就是一群靠着航运吃饭的船工,这还有的混?”刘哥又喝了一口茶:“我们当时也这么劝他,要他三思,要不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暂时跟魔教合作,以后再图翻身。

我们镖局不就是这么来的嘛,当年也被迫给巫山派抽了这么多年的油水。

但老谢迂得很,说什么祖师爷有命,断不能从匪啥的,还当众跟手下宣布,说要是想走的人可以离开,绝不强留。

”“走的人多么?”麻子问道。 刘哥摇了摇头:“大江会的人都是跑江湖的汉子,讲个义气,谢帮主一向对兄弟们是关照有加,这种时候自然无人主动退缩,都是表态说要跟大江会共存亡。 后来老谢就把那些银子全运回去了。 ”麻子喝了一声彩,紧接着问:“再后来呢,魔教和巫山派放过他们了吗?”刘哥摆了摆手:“这我就不知道了,好不容易逃得一命,和谢帮主他们分手后,我们这批人就一路向北赶。

半个月的功夫就回京了,正好赶上过年。

至于那边的情况,可能这几天就会有消息传过来了。

”黑脸汉子叹了口气,神情严肃:“依我看这回大江会是凶多吉少了,他们好象也不认识什么有实力的帮派,再说了,现在以魔教和巫山派的势力,就是少林或者武当也很难独自抵挡,要不他们还会搞个伏魔盟吗?更何况人家这回有备而来,只给了十天的时间。 找救兵都怕是来不及啊。 ”麻子也附和道:“可不是么。 只叹那老谢为人固然豪爽侠义。 恪守祖训,但太不知变通,不象我们长风镖局,形势不妙也会低头啊。 ”刘哥“嘿嘿”一笑:“嗨。

这可是我们镖局的祖训了,顺风而倒,方可长保平安。

所以叫长风镖局嘛。

要是仗着武功高就成天打打杀杀的,即使这一代强了,后人也会倒霉。 ”“就象那江南的福远镖局,展霸图在的时候多风光?打遍天下黑道绿林啊,当时的山贼好汉见了福远的旗子就跑,可结果呢,到了展云开这代。

没了他家祖先的剑法,一下就给人灭了门,只剩了根独苗跑到了华山。

”黑脸汉子一拍大腿:“对了,他家那个展慕白后来听说练成了家传的天蚕剑法,手底下可硬了。

单人独剑挑了青城派,洞庭一带前一阵传说要正邪大战的时候,他们华山双煞不是也在吗,这二人最恨魔教了,老谢要是能找上他们,或许还有条活路。

”麻子还是有些奇怪:“是啊,其实说来奇怪,这展慕白能练成天蚕剑法,变得那么厉害,他老子怎么就不行,连青城派于桑田的两个徒弟就能把他们给灭门了,这也太水了吧。 ”刘哥笑了笑:“唉,这种家传武功,祖传功夫啥的最不好说了,跟人的资质啥的也有关系吧。 也许就是展云开太笨了,练功不得法,而那展慕白带了天蚕剑法上了华山后,有岳党这样的高人指点,也许就一下子会了呢。 ”“可岳党也没练那剑法呀。

”麻子本来连连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劲的。

黑脸汉子不屑地看了麻子一眼:“人家是君子剑,华山自有祖传的武功,比如他徒弟司马鸿的独孤九剑不也是云飞扬教的,他也没学。 人家上了年纪了,再要从头学新的武功,这不是强人所难嘛。

”“依我看啊,岳掌门只是指点了展慕白一些练剑的法门,姓展的资质应该比他爹强,又有岳氏夫妇,司马鸿这样的高手陪他切磋,这就练成了天蚕剑法啦。

”刘哥也点了点头:“嗯,还是老李你说的有道理,话说这司马鸿不是碰到魔教巫山派就要打要杀么,还来个什么不死不休,怎么真碰上冷天雄也怂了?”黑脸汉子老李分析道:“人家只有师兄弟两个人,魔教那边冷天雄、东方亮、上官武三个都在,还有一大帮好手跟着,这样还打那是脑子有病。 ”“那为啥冷天雄不出手?这可是杀他二人的好机会啊。

”麻子又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黑脸汉子得意地说道:“听说当时情况是千钧一发,上官武都抽出刀了,却给东方亮拦了下来。

后来丐帮的人在附近出现,冷天雄主动先撤,而华山双煞也一直全神戒备,没有追击。

”麻子的脸上闪过一阵失望:“真可惜,本来一直以为能有场龙争虎斗的。 ”刘哥摆了摆手:“这些掌门级别的高手,对这种决战都很慎重,如无绝对把握,不会随便出手。 ”麻子动了动嘴,表示不服:“哪讲的,你看那屈彩凤和林瑶仙都是大派的掌门,不照样见了面就掐。

”刘哥笑道:“这两个毕竟还是年轻女子,沉不住气,要是峨眉以前的掌门都这么爱折腾也不会传到今天了。 ”“要我说这华山双煞也真有意思,从来都是两个人行动,他门派上下上千人呢,也不乏好手,都从来不带么?”黑脸汉子笑道:“女子全送到桓山了,那里是杨琼花和岳灵素在管事,这二人也都是好手。 华山上还有劳二乔,丁雨村,陆松这三大弟子,实力不弱的。

前年华山派在江南一带扫荡巫山派分舵的时候,曾经拉过不少人来帮忙,但人多了行动就慢,这二人只喜欢到处杀魔教和巫山派的人,可能是嫌人多了影响行动,反而碍事吧。

”麻子又开始转移话题:“对了,我一直不明白那个热血玫瑰杨琼花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是峨眉的人,恒山也是峨眉的一处下院,为啥现在搞得象成了华山的人?”刘哥道:“恒山的人在落月峡几乎死光了,峨眉的晓风师太也死于此战,死时只有林瑶仙在身边,她既然当了掌门,那跟她条件武功相当的杨琼花自然最好是去恒山。

伏魔盟里,华山峨眉最是交好,把女弟子派过来帮忙也很正常啊。 ”“那这恒山算是谁的?华山还是峨眉?”麻子眨着眼睛,问道。 刘哥道:“不清楚,反正有了伏魔盟以后,名义上都是一家,再说以前一直传说那杨琼花跟展慕白关系不一般,要是成了亲的话那更不用分彼此了。 ”那黑脸汉子突然开口问道:“那怎么这么多年了都没成亲呀。

而且听说那展慕白现在打扮得象个女人,一个大男人成天涂脂抹粉的,象什么样子,我看跟那司马鸿成天出双入对的,他们倒更象是一对夫妻。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