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始于零六 第七章 捡田螺的少年(求推荐票)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2019-07-09 11:20作者:admin

始于零六  第七章 捡田螺的少年(求推荐票)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始于零六第七章捡田螺的少年(求推荐票)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姜来奶奶终于回来了,背着满背兜的土豆,背弯得很深,头上包着白布帽子,脸上的皱纹很多,汗水正划过那些沟壑。

  姜来帮她把背篼放了下来,她就地而做,休息了几分钟后,便起身。   “奶奶,饭我已经煮熟了,帮我看着丫头,我去捡点螺丝。 ”  她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进屋,把手里割野草的刀放在水缸后面,然后开是忙活起琐事。

  她一辈子都是这样,总是闲不下来,就算再累,也只需要休息几分钟便可。   忙碌了一辈子,岁月不仅在她脸上刻下了痕迹,还让她的背越来越驼,那是一生背负了太多留下来的证据。   姜来有些想哭,爷奶于他而言,或许才是真的父母,他从一两岁十多岁,就是他们带大的,而今他们又开始带丫头了,他想大多数留守人应该都是这样吧。

  收拾好心情,姜来拿起尿素口袋,穿鞋草鞋往田间走去。

  他老家这里没有吃螺丝的习俗,所以田间的螺丝还是很多的,平时只要愿意看就能看见。

  很快来到了田间,由于田里有水稻,他不能乱来,不然主人家事后看见了,是会骂人的。

  农村人对骂,那可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的,他可是亲眼见证过自家奶奶与村人骂架,双方那可是骂了差不多五六个小时。

  脱下草鞋,小心的走在田里,确保水稻不会被影响,然后快速的捡着田螺。   这稻田里是不允许放鸭子的,所以平时水都是清澈的,一眼便能看见螺丝。

  这里的螺丝格外多,今年还没小孩子来捡去卖,他算是占了先机。

  于是好处便出现了,不到二十分钟,一亩田被他用脚印丈量了出来,身后的稻田里留下浑洞洞的脚印坑,手里则多出了差不多十斤的田螺。

  按照钱来算的话,差不多已经一块一毛钱到手了。   毫不停留,他又走下下一方田里,然后开始捡螺丝。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便传来了他奶奶的声音:“姜来,吃饭喽。 ”  他没有立马回去,而是又捡了五六分钟这才上岸,然后一只手提着三四十斤的螺丝,一只手拿着草鞋,这才往回走。

  或许是饿了,平时难以引起食欲的饭菜,这次吃起来却格外的好吃。   他突然得出个结论:所有的挑食,都是没有被饿怕。

  是的,穷人家的孩子,哪有挑食的选择啊,都饿的恨不得多吃点了,看来他自己以前是还不够穷(懂事)啊。   快速的吃完饭,姜来又把丫头的碗端过来,然后喂她。

  这丫头太小了,吃饭的时候总是三心二意的,最是容易被外物干扰,半天吃一口,等她吃饱饭,怕不是要一个多小时。   “我要喝威威~”吃了两口饭,她便开始抗拒了。   姜来手顿了一下,只喝津威是不行的,怎么也得吃饭啊,但丫头吃不下去了。   姜来把津威插上吸管,然后放在桌子上,“把这碗饭吃完,就喝津威行不行?”  丫头看了一眼津威,又看了看姜来,然后点了点头。

  于是一小碗饭很快便被她吃光光了……  这丫头!  姜来无奈苦笑。

  “果果~果果~”丫头眼睛看着姜来,双手却使劲的摇晃着姜来的手,见姜来看向她,她便用手指着津威,“喝威威~”  姜来把津威递给丫头,然后起身,“和奶奶一起,我出去一下,等会儿就回来哦。

”  “嗯。

”  姜来再次提着蛇皮口袋出发了。

  捡螺丝自然要快,不能让村里的同年人反应过来,再差,姜来也得保证自己捡得差不多了,他们才反应过来,不然,竞争便会出现。   说实话,他这老家这里的人,虽然爱吃肉,但黄鳝或者田螺,特别是后者,根本无人吃,当然,以至于他都不知道田螺能吃的部位是哪些。   后世,他在外省念书期间,室友曾买了一包螺丝,然后,他硬是观察了好一会儿,才知道该怎么吃。   正因为没人吃,所以才多,但其他地方有人吃啊,而且姜来能够大致猜到这物价如此便宜的原因,乡里的兴国只是小贩,而且都不知道几道贩子,他猜至少也得五道往上,如此说来,这收购价自然是被层层压低了的。

  心里想着事情,姜来手上动作却很快,等到差不多一点钟,太阳正烈的时候,尿素袋子里的螺丝已经重得他差点提不起了,于是赶忙扛着回家。   把螺丝倒入大木盆里掺上水后,发现丫头已经去午睡了,这才又放心的出门。   走着走着,突然,他觉得腿上有些痛,低头一看,血液已经流出了长长的痕迹,腿肚子上有一个小口。

  这把他差点吓死了,急忙去沟里把腿上的稀泥洗去,然后便发现腿肚子上趴着好几只蚂蟥,那是那种介于红绿之间的颜色的蚂蟥,平时就生活在有水的田里,其头已经钻进了皮里面去吸血了……  不用说,那流血的口子,正是一只蚂蟥留下的。

  他头皮发麻的用二指掐着蚂蟥尾,然后往外扯,扯一下松一下,生怕自己一下扯断了,让蚂蟥留在体内,此时才有了一丝疼痛感,毕竟蚂蟥吸血的时候,会分泌一种麻醉的分泌物,让人感觉不到痛,也只有拉扯是才会有细微的疼痛感。

  这种没有骨头的家伙,姜来越看越是头皮发麻,但不扯不行啊,于是快速的把蚂蟥从腿肚子上扯掉,然后伤口处流出了少量血。   他随地扯了一把青蒿,用嘴咬碎后敷在伤口处,又休息了几分钟这才起身。   革ming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捡田螺的活,任重而道远。 他只能仁以为己任,趁着那些最爱跟风的小伙伴们没反应过来前,尽量的多捡一些。

  说实话,能让他感到害怕的,也就这蚂蟥了,但蚂蟥再可怕,也总不会比穷更可怕吧?  他就是穷得眼冒金光的穷人,穷的面黄肌瘦,低血糖的人……  走到田间时,腿上的伤口早已不再流血,姜来毫不犹豫,再次走到田里,开始捡起田螺来……。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