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第二百零五回 拳拳到肉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6 19:33作者:admin

第二百零五回 拳拳到肉沧狼行最新章节

如此这般过了三十多招,李沧行心中倒是渐渐有了数,这宇文邪显然是年纪尚轻,修为不足,而且其纯阳至刚的体质也没有完全适应三阴夺元掌的奥义,还不能做到以至阳转至阴,徒具其形而已。 只有当宇文邪直接打到人时,才能发挥三阴夺元掌的威力,光靠这阴风扫体,李沧行固然一时半会觉得难受,但宇文邪自己的真气消耗也非常大,只三十多招下来,就已身形稍缓,掌风也不复开始时诡异。 李沧行看穿了这一点,立马信心大增,多以鸳鸯腿法远距离攻击,始终与宇文邪保持一定距离,避免与其直接近身缠斗。

如此一来果然效果显著,宇文邪无法欺近身前,掌风在三尺外几乎对李沧行不再有大的影响,阴风入体的刺骨感也减轻了许多。 又斗得四五十招,李沧行已经渐渐地掌控主动,将宇文邪逼得只能在圈外游走了。 宇文邪突然暴喝一声,声势复振,不再使用三阴夺元掌,而是变回了森罗万象煞。

但几下拳脚相交后李沧行心中明白,对手刚才在三阴夺元掌上消耗了太多的真气与体力,这几下在外人看来势如奔雷,但拳脚上的力量却是比前番小了许多,自己完全可以与其正面硬对掌脚,不用象开始那样还要以巧破千均。 李沧行心下不由又感叹起自己自幼练习的武当功夫,虽然声势没有魔教武功这么威猛,但胜在借力打力,内力持久绵绵不绝,与宇文邪已经打了一个多时辰了,虽然消耗巨大但越打反而越有劲。

周身的酸痛并没有影响自己行动的敏捷,而那宇文邪的身形已经明显慢了许多。 只要再拖个一时半会,绝对可以对其战而胜之。

想及于此,李沧行信心百倍。 适逢宇文邪一拳正击向自己的面门,这回他不闪不避。

大喝一声,也一拳鼓足十分劲打了回去,两拳相碰,“彭”地一声,震得地上尘土飞扬。 只见李沧行只退了一小步,而宇文邪则整整退了三大步,左腿弯的伤处一扭。 几乎要摔倒在地。 李沧行再不给宇文邪喘息的机会,大吼一声双脚连续踢出,中间夹杂折梅手的精妙招式,招招不离宇文邪的要害。

饶是他蛮牛一样的体魄,左支右绌间,也是连续挨了不少拳脚,那“嘭嘭啪啪”的拳脚到肉的声音听得观战众人也无不动容。

李沧行一套连招打完,在宇文邪反击自己之前。 就倒踏玉环步闪到了安全距离,自己刚才那套招数的力量足以开碑裂石,宇文邪在承受了如此重的连续攻击后仍能摇摇晃晃,就是不倒地,这点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甚至有些不忍心再继续对他施以攻击了。

虽然此人是他最痛恨的魔教之人,还是冷天雄的大弟子,但其为人豪爽磊落,这性格李沧行倒是有七分喜欢。 李沧行抱拳对宇文邪道:“兄台的体格果然天赋异禀,李某佩服,不如就此作罢如何?”宇文邪口鼻之中鲜血横流,双手扶着膝盖,让自己不至于就此摔倒,两只充满了血丝的眼睛就象恶狼一样死死地盯着李沧行,气喘如牛,胸口在剧烈地起伏,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淤青累累让人不忍卒睹,甚至会让人怀疑他那身腱子肉是不是给打得太狠了而起的浮肿。 趁这难得的机会他贪婪地喘了几口气,调整了下内息,终于可以说话了:“姓李的,老子不需要你作好人!老子说过,打到爬不起来为止,现在老子还能打,还没输!”话音刚落,宇文邪便突然摆开了一个奇怪的架式,口中念念有词,双拳及腰扎起马步来,而一双血红的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李沧行。 就在此时,一直在大刀顶部观战的冷天雄身形一动,如鬼魅一样地从半空中一下就飘了下来,落在宇文邪身边,出指如风,连点了他十余处穴道,顿时宇文邪动弹不得,张大了嘴巴道:“师父,您,您这是为何!”冷天雄道:“宇文,你输了,不要再勉强自己。 ”宇文邪激动地吼了起来:“不,弟子没输,弟子还能打,神教的颜面不能毁在弟子身上,就是拼了同归于尽,弟子也要把这姓李的打趴下。 ”冷天雄紧紧地盯着宇文邪的牛眼:“宇文,对我来说,你比神教的面子重要。 命只有一条,没了就没了,而面子今天丢了明天还可以找回来,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宇文邪还是不甘心:“师父,我……”冷天雄摆了摆手:“不用多说了,你用了那招就算和这小子拼个同归于尽,师父也不会高兴的。

神教个个都是英雄豪杰,不需要用自杀式的壮烈来证明这点。 是男人的话,就给我回去好好练功,以后打败这小子以雪今日战败之耻。

这是我作为师父,更是作为教主的命令。 ”宇文邪无奈地说道:“……是,师父。 ”冷天雄转过头来盯着李沧行,一双眼睛似乎要把他的内心看穿。 李沧行虽然心里发毛,但一想到师父的死,恨上心头,毫不退缩地回瞪着冷天雄,眼睛都不眨一下。

冷天雄“嘿嘿”一笑:“小子,不错啊,能胜我神教大弟子,不过你用的好象不是武当的功夫。

”李沧行傲道:“哼,小爷机缘巧合,自有高人授业对付你们这些妖人,降妖伏魔,还要管是哪门哪派的武功么?”冷天雄的脸上杀机一闪而过:“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你是第一个。 ”李沧行胸中豪气顿生,朗声道:“有本事你今天就在这里杀了我,不然总有一天小爷练成神功,早晚要你的命。

”冷天雄突然放声大笑,声音震得每个人耳膜都象充了气一样地膨胀,说不出地难受,部分巫山派与唐门的弟子功力稍低,更是扔了兵刃以手掩耳。 李沧行离他最近,胸中的气血不停地翻涌,上次这么难受还是在黄山碰到陆炳的时候,不过有了那经历,这回感觉好多了。

他的脸上摆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却是暗中运气相抗。 冷天雄笑罢,阴森森地道:“小子,今天本座说话算数,放你一马,来日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最后送你句话,年轻人不要气太盛。 ”李沧行脱口而出一句:“不气盛还叫年轻人么?”本已回头的冷天雄突然转过了身,眼中凶光四起,杀气大盛。 李沧行心中暗叫坏菜,有点后悔刚才自己过于强硬,但事到如今,悔也无用,只能硬起头皮,梗着脖子,瞪着冷天雄。 冷天雄的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面色忽而金色,忽而碧绿,几番纠结后还是长叹一声,转身而去,而拦住后路的那些魔教总坛卫队也都随着冷天雄一起撤离,片刻间场中走得只剩下峨眉、唐门与巫山派的人。

李沧行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过一圈,突然间整个人象虚脱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风吹在身上,冷溲溲的,让他说不出地难受。 李沧行转过身来,拖着自己走回了峨眉众人之中,再也支持不住,眼前金星直冒,两腿一软,突然觉得全身一阵发虚,几乎要一跤摔倒,却是被柳如烟轻出素手,一把扶住。

一个冷冷的声音在钻进了李沧行的耳朵里:“李少侠拳脚功夫果然不同凡响,不知你武当剑术练得如何?屈某不才,想讨教一二。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