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十二个小时里的温暖爱情

2019-07-26 13:09作者:admin

十二个小时里的温暖爱情

个硕大的皮箱。 东张西望着,陌生于这座美丽的城市,心里不停的彷徨凌乱。 看着匆匆行走的路人,满脸的沉默。

木绵茫然的座在皮箱上,闵楠说他朋友已经帮她订好火车票。             { 上午10:06 褐色的眸子 揪动的心 }            她一直底头看着脚下的地面,看着不同形状的鞋子,从她眼前经过,她不愿抬头。 匆忙的行人映出她单薄的身影,像是一幅唯美凄凉的油彩画,画周围的人群,都是五颜六色的彩调,只有画中间的她,是暗淡的黑白色,她依然沉溺在自我的世界里。

“你是…木绵…”因为木绵电话里告诉他,她带有鹅黄色的运动帽。

所以人群混乱的候车厅,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木绵缓慢的转过头,凝视着突然映入眼帘,那双褐色的眸子,久久的,心脏突然的揪动,像盏黑暗中的灯塔,照耀她的身影,慰藉着她冰冷破碎的心。

仿佛他就是上天派来,为只有黑白调的她,描绘出五彩的线条。             { 上午12:27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            吵闹杂乱的候车厅里,木绵感到更加的孤独,漠然着周围的一切。

此时,挂在候车厅里的钟表,已经到了中午,“你去吃点东西吧,或者…可以走了,我自己会坐车。 ”她没有看他,依旧看着钟表,冷冷的凝视着。 许久,对方没有声响,木绵转过头,突然对上使她一次次沉迷的褐色眸子。

原来,他一直就这样看着她,想就这样看一个世纪。

“你想信一见钟情吗?”他微笑望着她的双眼,突然问到。

木绵疑惑的看着他嘴角的微笑,再一次的沉沦在他的光耀里。

“不相信…”她猛的转身跑开,像是要逃避那眸子,那微笑。

            { 下午15:23 美丽西子 听见他说 }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站在她心里像圣地一般的西子湖畔,清透而毫无波澜的湖面,夹杂着偶尔的游船,在湖面荡起道道波纹。 木棉僵硬的站在那里,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一双温暖的手从她面颊划过,不知不觉中她已泪流满面,泪水滴落在湖面,绽放出一朵紫花的涟漪。

一阵清风吹过,伴着湖面潮湿的雾气,扑面而/来。 钻进她每个充血的细胞里,唤醒她的神经。

当她想抱紧自己时候。 她冰凉颤抖的身体已被他拦入怀中,突然的温度,让她推不开来,在他怀里她已哭到麻木。

“不要哭泣,你属于快乐。 ”伤感沙哑的声音从他喉咙发出,散布在西子湖畔的红木长廊里,随着光线走远、走远。             { 晚上19:21 会不会 一起等待木绵花开 }            天色已彻底黑透,而木绵的心又开始一天的恐惧。 她怕黑,特别的怕,她害怕黑夜里孤独的自己,是残存的落寞。 它像无边的黑色魔咒,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吞噬着她。

她惊恐的呼出声来,而此时,她耳边划过他依旧轻柔的声音,“会不会,一起等待木绵花开。

”他捧着她毫无血色而苍白的脸,褐色的眸子认真的望着她,寻找一个答案。

愣愣望着他褐色的眸子,木绵清楚的知道答案,她没有回答,她想他也会知道…            { 晚上22:15 手机里躺着的文字 离别的车站 }            张望一个个陌生的脸庞,坐在冰冷的车座上,木绵已经开始想念他特用的温度。

猛然,她甩甩头,确实被自己的念头吓到。

她们只不过是相识十二个小时的陌生人,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

转过头看着玻璃透过那张忧郁的脸庞,仿佛看到自己,他们是那么的相像。

他的嘴在微动,好像在唱着什么。 她静静的看着,在火车启动那一刻,脸上有温热的东西流下,滴落在她冰冷的手背上,没有一丝的余温。

窗外,他的随车走动身影渐渐缩小,最后成为一个墨点,永远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她清楚的知道,似水流年里,他们永不会再相见。 口袋的手机短信里躺着几个字,“我在唱,离别的车站…”。

            然而,每年的三月,木绵都要来到这被称为天堂的圣地,来到有个他的这座城市,曾经在她最伤痛无助的那一天,给她十二个小时温暖爱情的人。

同样站在东经118°21′,北纬29°11′的地线上,仿佛又听到,轻柔的一声,“你是…木棉…”转回头看到那清澈的褐色眸子,淡淡的,她笑了,灿烂如三月里盛开的木绵花。

依旧三月温和的江南春风,吹动她乌黑的发丝,轻轻的,风隙里夹带着一首离别的车站,渐渐溶化在西湖的岸边…。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