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第十一回 天狼?色狼?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6 19:33作者:admin

第十一回 天狼?色狼?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哈哈一笑,站起了身,对着面如死灰的杨琼花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具体的营救方案了。

”杨琼花回过了一些神,从身上摸出了一个牛皮地图,在地上摊开,又打起了一只火折子,她拔出青霜剑,对着牛皮图上指指点点,讲解起这个英雄门总舵的地形来。 天狼一直在听讲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盯着杨琼花看,杨琼花能感受得到一阵阵淫猥的目光,几次都忍不住想发作,最后想想还是罢了,反正过会儿就要成为他的人,这一身保持了三十多年,连展师兄都没有得到过的清白即将无法保全。 她已经暗暗下了决心,等展慕白被救出后,一定自尽,而在自己死之前,也会想尽办法让这个魔鬼闭嘴,永远不能再把此事公诸于世。 杨琼花心中起了杀意,不自觉地手上一用力,“哧”地一声,那牛皮地图竟然被她刺出了一个小洞。

天狼的眼睛里带了一份挑逗的神情:“杨女侠,你的心情很激动啊,这么迫不及待要和我百年好合了吗?”杨琼花恨恨地向地上“啐”了一口,看也不看身边这个人一眼,从他嘴里迸出的每一个字都让她觉得恶心:“不要脸的淫--徒,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吗?”天狼笑着摇了摇头:“哦,那你就是在想着怎么才能在救出展慕白后杀了我,好保全你的名节喽。

”杨琼花一下子给说破了心事,心一横,转头狠狠地盯着天狼:“难道你这个趁人之危的恶贼不该杀吗?我只恨自己没本事现在就杀了你,再去救出我展师兄来。

”天狼叹了口气:“你这地图反正是假的,刺破了也好,我若是真的照你这张地图去救人,就只会便宜了你,一次让你坑死两个相好啊。

”杨琼花本能地想要发怒,突然想到了什么,厉声道:“你凭什么说我给你的地图有问题?难道你去过英雄门?”天狼微微一笑,说道:“你这牛皮图,是前年华山派的林大海到英雄门总舵打探的,可笑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人,连隐藏形踪也不会。

一到大同就到处找人问英雄门的总舵所在,人家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那个带他出关找到所谓英雄门总舵的向导,就是英雄门座下的百变神君,他也不好好想想,一个大同城里的乞丐,又怎么可能知道塞外英雄门的秘密呢?”杨琼花惊得背上一阵香汗渗出,她不信地摇了摇头:“不可能的,那个丐帮的兄弟明明中了十几刀,跟血人似的,还有三刀是贯通伤,刺中他的刀剑都留在身上呢。 最后他是在断气前把那沾了血的地图交到林师弟的手上,怎么会有假?”她一指那张牛皮图上的几点已经变黑的印记,沉声说道:“难道这血和他身上的伤痕也是伪造的不成?”天狼叹了口气,伸手运功一吸,那把刚才钉在梁柱上的钨金匕首又回到了他手中,他对着杨琼花说道:“看仔细了,我只表演一遍啊!”在杨琼花不眨眼的注视下,天狼双指在那匕首上一截,匕首从中而断,他捡起地上的那半截断匕,断口朝后,向着自己的后肩一插,肩头微沉,只见那半截断匕紧紧地吸在了他宽阔的后背上,掉也掉不下来。

天狼又如法炮制了一番,把带着刀柄的前半截向着自己的前胸处一插,只见那半截断匕也稳稳地贴在自己的前胸处,一前一后两只匕首,看起来象是一把短剑把天狼捅了个通透。

天狼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神情:“只要在身上再撒些鸡血狗血,弄得浑身上下血淋淋的就是。 这个很难吗?”杨琼花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我还是不信,如果说是你,有这内功可以把壁虎游墙术之类的吸功用在身上不同的部位,能把十几把刀吸在身上,我还能信,但那个你说扮成叫化子的英雄门的什么百变神君,他也有这功力?”天狼摇了摇头,又从怀中摸出了一把短剑,对着杨琼花说道:“还是看仔细了。 ”话音未落,天狼手腕一抖,那把短剑便径直刺进了自己的右胸,“噗”地一声,直至没柄。 杨琼花一声惊呼,可是她想象中血光四溅的情形没有出现,天狼的眼中透出一丝笑意,右手一松,短剑又从他胸口弹了开来,这回杨琼花终于看明白了,原来这剑是由弹簧控制,碰到阻力就能自己收起来。

天狼冷冷地说道:“只要早做准备,身后垫个垫子,把剑尖从后背弹出,这样就可以伪造出中了十余剑的样子了,至于刀痕,在非紧要之处划拉自己两刀也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事,就是杨女侠你身上也应该有不少伤痕吧。

”杨琼花无言以对,她的心跳得厉害,没想到自己和师弟千辛万苦搞来的这张地图,竟然是敌人将计就计的产物,如果不是这回碰上了这个天狼,而是请求少林和武当的高手大规模地救援,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杨琼花突然对眼前的这个淫--贼生出了几份感激,但转念过来,她又意识到这个淫--贼即将夺自己的贞--操,一想到这里,她的心便痛得无以复加,而看着天狼的双眼也几乎要喷出火来。

天狼平静地看着杨琼花:“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还要这样恶狠狠地瞪着我,难道你们名门正派都是这样恩将仇报的吗?”杨琼花也不接天狼的话茬,恨声道:“我不跟你说这些,既然这张地图是假的,我这就去弄一张新地图来!天狼,我不要欠你的人情。

”天狼不屑地“哼”了一声:“你准备上哪儿弄地图?再学你的师弟那样,跑到大同到处找乞丐去打听英雄门?还是这回改变目标,找些和尚道士来问问?”“你不知道这英雄门里除了首脑和精英是蒙古鞑子外,多数门徒乃是正邪各派的叛徒吗?如果真是少林和尚或者是武当道士,你搞不来的地图,他们又有啥本事弄到?”杨琼花知道他说得在理,避开了他的双眼,低下头,轻声道:“那你说怎么办?”。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