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一些珍贵的历史照片:冯玉祥带兵驱离溥仪现场

2019-07-05 11:34作者:admin

一些珍贵的历史照片:冯玉祥带兵驱离溥仪现场

  九渊先生:这个您怎么看?  作者:知乎用户  链接:https:///question/20713134/answer/5140104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年来,随着重新认识历史的真相的大潮涌动,各种民国人物重新被认识、被评判。 历史人物不是影视剧中的人物,具有复杂多面性,随着时代变迁而重新认知也属正常。

  然而,不知处于何种目的,某些群体对于历史人物的认知却从一个极端走上了另一个极端:凡是过去被否定的,就一定要被抬上神坛;以往被肯定的,就一定要被质疑,乃至彻底否定。   吴佩孚作为一代枭雄,就被一些人抬到了“民族英雄”,乃至一代完人的神坛之上。

知乎上甚至有这样的评价:  “能想到的可贵品质基本都做到了。 把脸挡上(考虑到有些人只知道看脸),千古难出其右。 ”。

  1939年1月31日,在侵华日军施压下,吴佩孚在其北京寓所举行记者招待会。 此前,吴佩孚已经受到各方爱国人士的多次警告,再加上日军强人所难,于是在记者招待会上,吴佩孚甩开日军拟就的讲稿,发表讲话,向众人明确表示自己的心意。

关于吴佩孚讲话的内容,很多权威网站,甚至书刊中都这样描述:  “吴佩孚当着中外记者宣布中日要实现和平,必须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日本无条件的全面撤兵;二、中华民国应保持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三、日本应以在重庆的国民政府为全面议和的交涉对象。

”  这也是称吴佩孚为“爱国军阀”(别笑,这就是知乎上对其称谓)的来由吧。

然而,在下遍寻这段讲话的原始出处,至今一无所获。   但在下所知的是,就在吴佩孚记者招待会召开后不久的1939年2月5日,中共驻重庆代表董必武在《群众》发表《日寇企图搬演新傀儡》提及此事:  “诱降既败,近数日敌人又在广播中大吹大擂宣传吴佩孚主张和平,出任所谓‘绥靖委员长’职。 吴于一月三十一日招待新闻记者,虽其口述与日寇制就之谈话稿不同,但亦未公开否认有主张和平之通电。 其态度之暧昧,大约系环境使然。

这种状态,不会长此保持下去。

前途所届,不外两个归宿:或者吴佩孚发挥其固有的精神,顽强不屈,弃所谓‘绥靖委员长’的伪职于不顾;抑或者吴氏甘为傀儡,听日寇搬演出场。

这在最近的将来,可见分晓。 国人所殷殷属望于吴氏的,自然是前者,而不是后者。 ”  董必武还写道:“国人所希望于吴佩孚的,不过是自全晚节,不要被日寇所利用,来与抗战的政府与爱国的人民为敌……国人不是望他积极地干什么,而只是望他消极地不干什么。

即不做日寇的傀儡。 ”  从董必武的文章来看,吴佩孚是并没有发表神马旗帜鲜明的抗日言论的。

董文的目的并没有直接抨击吴佩孚,而是针对吴佩孚的摇摆不定,首鼠两端,提醒吴佩孚不要调进日本人的陷阱之中。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编造出如此美化吴佩孚的慷慨陈词的?到底居心何在?  需要说清楚的是,董必武对吴佩孚并未太大偏见,在其去世后,当时驻重庆的董必武发表谈话说:  吴佩孚虽然也是一个军阀,但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是关、岳,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他在失势时还能自践前言,这是许多人都称道他的事实。 第二,吴氏做官数十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置田产,有清廉名,比起当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总算难能可贵。   吴佩孚没有踏上日本人的贼船,难能可贵,值得肯定。 但是,因之就被大肆吹捧为所谓的“民族英雄”实在是令人作呕了!  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人进北平后,无数仁人志士,甚至文弱书生都毅然南下,发誓不与日本人合作。

周作人因为怕日本老婆而滞留在北平城就被天下人所唾骂。

  然而,对于吴佩孚这样的知名人士,面对全国上下同仇敌忾之际,不顾民族大义,不顾他人劝告,不仅没有发表任何抗议,更没有举兵抗日,反而消消停停、安安然然在北平城里甘愿当日本人顺民。

1937年12月,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之日起,就聘任吴佩孚为“特高顾问”,月送车马费4000原。 而吴佩孚竟然欣然笑纳了,哪里还有民族气节在?!  段子手编造的所谓吴佩孚记者会上的发言是来无影去无踪,可是在下知道,早在1946年出版的《吴佩孚之死》一书就记述了吴佩孚的讲话的(土肥原的助手晴气庆胤在其《上海恐怖工作七十六号》一书中,有着同样的记载):  “余受‘和平救国会’之推荐,组织绥靖委员会着手准备建立政府机关以实现和平。 第一阶段当先编成作为其骨干之军队,为此,余打算首先使华北游击队归顺。

若在华北巩固了地盘,则可在日华之间实行武力调停,解决事变。

因为武力调停,余在国内战争中已有数次经验,所以对此是有自信的。 ”  和平救国会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吴佩孚的代表张燕卿组织的一个汉奸组织而已(张燕卿是清末大臣张之洞的之子,实在是给老爹丢脸)。 吴佩孚欣然接受这样一个组织的推荐,算什么“民族英雄”?  吴佩孚当日本人的顺民,领日本人的赏钱,受着汉奸组织的推荐,哪里会关心什么“日本无条件自华北撤兵”啊?他跟日本人大谈条件,不过是想“在华北巩固了地盘”,尔后“实行武力调停”罢了。

  但是,吴佩孚提出的“出山”的条件实在是令日本人难以接受:一要有实地以便训练人员;二要有实权以便指挥裕如;三要有实力以便推行政策。 在这三项内容中他特别强调要有“实权”,视之为一切之基础。 吴佩孚说:“实权这个问题是最要紧的,也可以说是先决条件,日本,一日不肯让出主权则余一日不能出山,把握住主权之日,即余出山之日。

”  其实,为什么吴佩孚最终没有沦落为汉奸,不是吴佩孚不和日本人合作,而是日本人开的条件还不够优厚!  我不知道是吴佩孚的哪个孝子贤孙来给吴佩孚搽粉,杜撰出所谓的“提出日本无条件自华北撤兵”的记者会来的?  当然,与段祺瑞一样,吴佩孚面对日本人的百般笼络,最终没有沦为日本人的汉奸,这个晚节是值得肯定的。

但因之就称其为“千古完人”,实在是个笑话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