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胡扯天下事,消遣是非人

2019-08-10 08:15作者:admin

胡扯天下事,消遣是非人

    人究竟要怎样写出来?一撇一捺中包含了什么?    天昏。

地暗。

风暴。

云聚。

    此刻,任仁幸正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 他的眼皮不停地跳,仿佛预告着些什么。

任仁幸心里也有些不安,他回头看了看后面的货物,深吸了一口气。 这些货物是救命的,他的母亲重病住院,需要不停的做手术,但也没有把握救活,不过任仁幸相信希望,即使只有一丝他也要赌。

他还记着小时候,母亲的呼唤和笑容,但此刻他只能砍到瘦弱的像枯木一样的母亲。

每次看到他的心都隐隐作痛,他有一种乏力感,这就是命?天道不公。 天本不公,何况天从来没有睁开过眼……    任仁幸正了正神色,刚才医院发出了病危通知书,需要马上动手术。 他这次只要把货送到,拿好了钱,他的母亲就有可能活下去。

想到这里任仁幸的眼角有些润湿,突然一阵轰雷响过,任仁幸一惊,前方出现了一个弯道,任仁幸反应一顿,车翻了,任仁幸没有受伤,但货物都掉了出来。

任仁幸急忙报警,警察来了,把车吊了起来。 附近有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帮着搬货,很快一切都整理好了,货物一个没丢。 任仁幸刚要道谢,却发现有一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的货物。 任仁幸心中闪过不详的预感。

只见那人喊道:大家快拿啊!那东西值钱。 说完,率先抢货,随后一群人蜂拥而上。 又一阵雷响过,骤雨急下,此时的雨可以清除污秽,但也可以洗净此时的人心吗?风一直吹,雨还在下……    明月高挂,群星闪耀。

    在一个公路上,任仁幸提着酒杯漫无目的的走着。 十年,醉生梦死般的度过了。

人有多少十年?十年前,母亲治疗晚,去世了,自己也欠了一堆债,他从此学会了喝酒。 他来到了海边,看着明月和海水哭了。 他永远忘不了那时人们的神情,天上的雨水。

是命运还是人心……    秋风瑟瑟,枯叶遍地。

    任仁幸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还请了钱。

他此时静静的坐在一块石头上,看到秋风扫落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人这一生如果能真正领悟一件事,便无怨了。 任仁幸已经无怨了,他悄无声息的去了……    那一撇就是欲人的欲。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