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障碍

人在旅途——从2010年开始

2019-06-15 07:14作者:admin

人在旅途——从2010年开始

  到洛阳已是暮色苍茫,华灯齐放,处处是熙熙攘攘人流,对于从小长期生活在乡村的女儿而言,一切都充满的新奇,精神十足,拉着妈妈的手是又蹦又跳。

  出了火车站,首先要找宾馆,那时不像现在手机网络方便,初来乍到,我们只能碰运气,找到哪是哪。

不知东也不知西,不管南也不管北,只管沿着路走,遇到第一家宾馆,进去看了看,各方面条件还不错,到前台登记时,非要身份证,那时没有旅游的经验,也没有这实名制,那实名制,不像现在没有身份证是寸步难行,那时似乎从来就没有带身份证的习惯。 服务员一问我们没有身份证,直接拒绝给我们登记。

想着住个宿还要登记,太小题大做了(只是当时这么认为)。

头也不回的就走出的宾馆,到第二家,照样要身份证才能登记,服务员还拿出了官方的红头文件给我们解释为什么不能为我们登记,因为上头查得厉害,查到了处罚很严重,无论我们怎么解释,服务员都深切表示抱歉,爱莫能助。

  “我们住哪呢?爸爸。 ”女儿几乎眼泪花花的抬起小脸问我。

是啊,问题还真严重呢?没有身份证还真没地方,两个大人还可以,女儿呢有了孩子才真正体会到了为人父母为孩子的那份心——五味杂陈。   ”我们怎么办呢爸爸。

我们没地方住,会不会半夜狼把我们吃了呢“女儿的声音发颤着说。 看来孩子是听她奶奶讲的关于狼的‘瞎话儿’太多了。 ”不怕,有爸爸妈妈保护你呢,爸爸最会打狼了,狼不敢来。 “妈妈在安慰着女儿。

我的心是一痛,想着不能让她们娘俩再跟着我,不能让孩子再担心什么,我说:”你们俩在这儿等着,我一个人去找宾馆去。 “给她们在路边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亲女儿一下,让女儿坐到提包上等我。   想着正规繁华的宾馆肯定是不能再去看了,就拐进一条不太繁华的小街道,看到一家属于家庭性质的小宾馆,登记时我先把钱递过去,老板接过钱问我要身份证,我说:”身份证在提包里,忘记带了,先登记上一会儿给我送过。 “老板就开始登记起来。 我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慢慢落下来,等老板把钥匙给我,我拿起钥匙快步跑出了宾馆,我什么也没想,只是想着让女儿快点高兴起来,不想让她再多担心一秒。   我跑着,离妻子女儿很远就把钥匙高高举起,女儿高兴得跳起来,哈哈大笑起来。   我跑到近前,把钥匙在女儿眼着晃来晃去让女儿,女儿目光随着钥匙晃动而转动,生怕不是真的。 妻子说:”看看,我就说爸爸有办法吧。 “刚才你刚走你女儿就说:”爸爸这会是不是登记了呢?是不是已经找到住处了?“我把女儿抱起来,在她小额头上亲起来。   把她们领到宾馆前,把钥匙给她们,让她们先上去,我找个借口说买盒烟。

妻子女儿高高兴兴的上楼去了。

不是我要买烟,而是我害怕店老板问我们要身份证,而我们不能提供身份证而不让我们住呢。

  我去附近买了盒烟,又等了一会儿才走进宾馆,赶紧热情的为老板掏根烟,老板接过烟,嘴张了张,也没有问身份证的事。

这我才把又提起的心放下。   走上楼,妻子正在忙着烧开水,电视里放着动画片,女儿赤着脚在床上跳来跳去,高兴地笑着,完全忘了刚才那些担心的经历。

上一篇:工银聚盈混合C(006710)

下一篇:没有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